梁山好汉燕青最后的归宿是什么?

2020-07-19 22:33发布

10条回答
用户4460393647024
2020-07-19 22:44

话说燕青担着一挑金银财宝,带着李师师出了汴京一路往东。直走到扬州城外青浦村才驻脚。(征方腊时,燕青已萌生退意,在此暗中购了一处房产。)

燕青本想和李师师就此归隐,躲在乡间安稳度日。可李师师以前锦衣玉食惯了,终究受不了这田园生活。两人只在乡间住了半个月,李师师就天天吵闹着要回汴梁。

燕青无奈,只好贱卖了房产,带着李师师搬进了扬州城。

这扬州城虽然刚经战火不久,但终究是江南大城。此时恰好中秋时节,在汴梁已经秋风瑟瑟树木枯零,扬州的树木仍然郁郁葱葱,处处生机盎然。李师师当时就央求燕青在城中定居。

两人在城中重新置下宅院,稍微打扫后,李师师和燕青到市集上购置生活用品。

一到市集,李师师就控制不住自己。才走了几间胭脂铺、绸缎庄,跟在身后的燕青连捧带抱,就已经拿不了了。

燕青刚要嘀咕心头不满,可李师师却责怪他说不该离汴京时,把衣物胭脂等等都扔下不顾,如今自己缺这少那十分不便,要不还是回汴京吧?

燕青心中郁闷,当时离开汴京,说好了浪迹天涯。可那两辆马车拉的,除了自己的一个包袱,其它都是李师师的箱子。光是衣物怕是就有一马车!

唉,毕竟自己带她出门时,承诺要给她幸福的生活,现在还能说什么?燕青在心里咬咬牙,大手一挥,随便买!

随便买?说的轻巧,饶是卢员外那样的身家,也受不住李师师这样随便买!

李师师在青楼时养尊处优,不但王公大臣豪强富贾争相送礼,连徽宗也拜倒在石榴裙下,经常吩咐宫人送衣食用品。因此在这扬州城里,平常人难得一见的奇珍异品,在她眼里不过是俗物一般。

没到三年光景,一担金银珠宝就见了底。燕青无奈,红着脸跟李师师商议能不能将就省着点花费?李师师回道:小乙,我已经很将就了。就说昨天我的水粉将将用完,去店中最好的也只有杭州货。你说我不用西洋货也就罢了,至少也要高丽货、倭国货吧?我要不是心疼你辛苦,能拿这杭州货将就?

一句话把燕青说的哑口无言。但终究这财宝已经见底,日后的用度还要想法解决。找梁山兄弟们借度?如今他们不似在山寨花用无度。招安的只有俸禄,没招安的要么当和尚道士、要么回家打渔耕田,哪里有钱照应自己?

正犯愁呢,恰好遇到了老朋友牛皋。牛皋之前在乱草岗当强盗时曾与梁山有来往。当年牛皋投奔岳飞,还来请过燕青同去。今天在街上牛皋无意间看到燕青,就忙唤他一起吃酒。

久不曾与人畅怀,只三盏酒下肚,燕青就开始吐槽李师师花费太大。自己如今已不再是梁山好汉,也不能去偷去抢。凭一双手无论如何辛苦,终究无法解决问题。牛皋一听心中暗叫了声好。忙把康王赵构正在为了玉玺不肯登基的事告诉了燕青。

原来这汴京城破,徽钦二帝被金人掳去。南逃的大臣们欲立康王赵构。但赵构怕惹火烧身,借口玉玺的下落不明,坚决不肯登基继位。现在黄潜善、汪伯彦等大臣重金悬赏天下英雄前往金国,寻徽宗、钦宗查问玉玺下落。寻回玉玺者,黄金千两,赐官封侯。

燕青一听有黄金千两,一拍桌子道:“富贵险中求!兄弟,这事包在哥哥身上了。”

当晚燕青辞了李师师,只说要去北方寻个朋友,月余则归。李师师当他是要出门找旧日兄弟们借钱,不好直说才有这番说辞,也就应了他。

燕青到了金国昼伏夜出,才半月就在燕京郊外追上了押解徽宗的队伍。

入夜,燕青偷偷来到囚笼旁,推醒徽宗。燕青经验足,还没等徽宗发问,就将一张煎饼递了过去。徽宗一路上受尽虐待,天天吃不饱,见了煎饼张口就吃。

燕青轻声道:“皇上,你还认得小乙么?”徽宗抬眼瞧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燕青又轻声把康王赵构耍性子不肯称帝,眼看大宋将亡的事简要的说了一遍。然后发问道:“玉玺现在何处?”徽宗放下煎饼,示意要喝水。燕青递过水壶,徽宗几口水下肚,又示意燕青俯耳。徽宗低声告诉了燕青玉玺的所在,同时让他劝康王尽快称帝,团结力量抗金,不能让大宋江山基业断送于斯。

燕青拜别了徽宗,赶回了汴京。昔日繁华的都城,此刻满目疮痍十室九空。

燕青忍着热泪,依徽宗所言寻到宋室宗庙。其时宗庙已经被金兵纵火烧毁。燕青在地上仔细辨认,终于找到了一块刻着北斗七星的地砖。掀开地砖,果然如徽宗所言下面藏有一个箱子。

燕青打开箱子,里面除了玉玺还有数十张画作。燕青铺开一张来看,竟是画的李师师。燕青妒火中烧,把画撕的粉碎。之后一把火把徽宗最为得意的这些作品烧了个精光。(败家玩意,一把火烧了半个苏富比。)

燕青回到扬州把玉玺交给牛皋,声言只要赏金,不要官爵。牛皋知道他无意仕途,只得应承。

牛皋面见康王赵构。赵构见了玉玺无话可说,只得答应择日登基称帝。

牛皋拿回赏金,燕青坚持只取一半。声言自知岳家军作战辛苦,这些钱给岳家军充做军费开支。只当自己替汴京万千受难的民众劳军了。

回转屋来,李师师见燕青带回了这么多的黄金喜出望外。追问是哪位朋友,竟然如此阔绰?

燕青想到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,以前大宋的大好山河,今时处处白骨横呈,百姓沿途标草卖儿卖女,金兵肆虐待汉人如猪狗,忍不住大哭起来。

李师师只当他是因为借钱受了冷遇,忙将他揽在怀里好言相抚。

又过了十余年,眼见着朝廷无心北伐,连岳飞也被以‘莫须有’的罪名问斩。燕青对大宋心灰意冷,终日郁郁寡欢。李师师见他意志消沉,瘦的脱了人形,也是担心不已。

绍兴十三年(1143年),混江龙李俊差人来信,言其在暹罗国打下好一片江山,劝燕青前往一起快活。

李师师见李俊当上了国主,这燕青要是前去投奔能亏待的了。荣华富贵自没的话说,见了兄弟多半心情也能好些。而且自己在这扬州住了十几年,早就觉得乏闷,也想出国旅行一番。本来燕青没什么心思去,经不住李师师耳边风天天劝,只得应允。

一个月后,两人收拾好行李,带上家眷仆人,踏上了李俊派来迎接的舟船前往暹罗国,终老也未再踏足南宋一步。

您可以邀请下面用户,快速获得回答

加载更多答主